第三條跑道

#你的取態,將會直接傳遞至立法會相關事務委員會的全體議員。


點解要起?

  • 機場原用的兩條跑道,幾近飽和

    政府— 民航處處長 羅崇文:「雙跑道會在 2015年飽和 ,難以再增航班流量,若興建第三條跑道,每小時可處理的航班會由現時68班升至 102班 。 」

  • 維持香港競爭力

    商界— 中華總商會會長 楊釗:「 現時珠三角地區共有五個機場, 其他亞洲區機場亦有不同的擴建計劃, 如香港機場達至飽和, 航空樞紐地位 也難以維持。」

  • 問題不在「應否」起 ,問題只在「如何」起

    學者— 中大教授 羅祥國:「第三條跑道能促進香港的航空中心地位,這是無可置疑的;所以現在問題已不是『香港要不要第三條跑道』,而是 『香港要一條怎樣的第三條跑道』 。」

  • 工程能夠增加就業機會

    勞工— 香港建造業總工會:「興建第三條跑道可創造 四萬個建造工人職位 ,為低技術及體力勞動者提供較多的就業機會。」

  • 環保必須切合現實,不應凌駕發展

    傳媒— 《文匯報》提到,歐洲委員會在2007年為綠色運輸定下目標,並容許各措施在2020年前完成。可見歐洲當局的減排措施也非 不現實地 追求一步到位。

點解唔起?

  • 兩條跑道未盡其用

    學者— 前天文台台長 林超英:「2013年客流量的實際數字是 每班192人,只是 原設計的 61%,跑道佔用香港有限的空間,是非常寶貴的資產,我們怎可以這樣 暴殄天物?」

  • 機場定位本質上有錯

    環團— 社會代價及回報評估小組 周月翔:「香港機場真正的競爭對手是 國際城市 ,集中跟中國二三線機場競爭,屬 自貶身價 。」

  • 跑道安全問題成疑

    業界— 退休機師 Jan Bochenski 指出,東北航道降落時,將與大帽山連成一直線,變相 增加風險 ;若由西南降落新跑道,萬一飛機須緊急爬升,不得不轉至較 危險的青山

  • 趕絕中華白海豚

    環團— 香港海豚保育學會會長 洪家耀:「港珠澳大橋工程,令附近水域的海豚 少近八成 ;第三條跑道填海工程,勢必令海豚的 生態環境雪上加霜 。」

  • 工程或需虧損九百七十五億

    民間智庫— 本地環團為工程進行航運 碳審計 ,推算因工程而增加的總碳排放約二億一千六百萬噸,扣除可預計收益後,或需 虧損九百七十五億

  • 「空域」限制依然,擴建跑道亦枉然

    民間組織— 機場發展關注網絡 巫堃泰:「現行航道導致飛機於香港上空 嚴重擠塞 ;解放軍仍未保證會 增添飛機進出點 ,為第三條跑道帶來不明朗因素。」